铜奔马的同室珍宝


 说到甘肃省博物馆最广为人知的藏品,便是中国旅游标志——铜奔马,与铜奔马一同出土的精美文物,可能很多观众并不熟知,其中有车马仪仗俑队、绿釉陶楼院、铜连枝灯、漆尊、铜弩机、玉带钩、龟形石垫、龟纽银印、鎏金铜扣的、铁镜、琥珀珠等,这些随葬品特色鲜明、精美纷呈,体现了墓主人生前崇奉乐生重死、葬风奢华的特点。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铜奔马与它“联袂出土”的同室器物吧。古代甘肃气候较现代温润,河谷纵横、湖泽星布,适宜于畜牧业的发展;甘肃在地域上又是西域良马东传的必经之路,所以很久以前甘肃便成为我国繁殖、佩玉马匹的主要基地。铜奔马和与他同室出土的车马仪仗俑队便是最为人称道的马雕塑作品:它们形体高大,粗颈宽胸,短鬃顺披,背平臀圆,腕细蹄阔。尤可称道的是对马首的精心刻划:狭长清癯,骨棱分明,眉脊高耸,鼻翼奋张,巨嘴圆目,双耳如削。这正是骏马神骥应有的体态骨像,体现了马在当时人们生活中有着与其它动物颇为不同的地位:它的速度与耐力使它成为冷兵器时代战争中制胜的利器。 铜车马仪仗俑队,主车舆车通长36厘米,马高40厘

【摄影人:admin】 【拍摄地点:甘肃省博物馆】 【拍摄时间:2018-5-28】
1 / 3
尤可称道的是对马首的精心刻划:狭长清癯,骨棱分明,眉脊高耸,鼻翼奋张,巨嘴圆目,双耳如削。这正是骏马神骥应有的体态骨像,体现了马在当时人们生活中有着与其它动物颇为不同的地位:它的速度与耐力使它成为冷兵器时代战争中制胜的利器。